良見 / 待分類 / 每一個溫馨的畫面都藏著一個密碼

0 0

   

每一個溫馨的畫面都藏著一個密碼

原創
2019-08-28  良見

      在江浙一帶,大概在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或更早些時候,有一種習俗,魯迅先生在《社戲》中提到了,叫〞省親〞,就是已出嫁的女子每年回娘家住上一些時間,十天半個月不論。這種習俗在我老家川南自貢一帶也曾有過,對此我也有一些真切的記憶,而且還有所感悟:每一個溫馨的畫面,都藏著一個密碼。

   一、祖母、老姑婆和母親三人的〞省親〞回娘家

      在我小的時候,也就是在10歲以前,大概在5到10歲的時候,記得在這些年間,祖母、老姑婆和母親,在每年的冬臘月或二三月間,都要抽出時間,回她們的娘家住上十天半個月。這個時候,是家里的〞松工〞時候,而天氣又不太冷。

      祖母的娘家叫大房子,與我家在一條沖里,在沖的上頭,相隔5、6里。

      祖母有一個哥哥和弟弟,就是我的大舅公和幺舅公。大舅公有二個兒子,還有一個從小腿腳殘疾一直未出嫁的姑娘,我們叫她〞姨〞,跟幺表叔一家一起生活。幺舅公有四個兒子,那時,后面的三個都還沒成家,最小的一個比我大不了多少。大舅公沒幾年就去世了,但他兩個兒子和他們的家人都對祖母真心地尊敬,把接待好祖母當成義不容辭的責任,作為孝敬老人的一部分。

       祖母對娘家是充滿感情的。幺舅公的大兒子,是一個大齡青年,好不容易結了婚。祖母比誰都高興,在婚宴上,她以自己獨特的方式〞鬧洞房〞,不是真的在晚上去鬧洞房。當時新娘子比較羞澀,祖母就叫人把新娘子叫到桌前。我正在換牙齒,而掉了的牙齒遲遲沒長出來。祖母不知聽誰說,讓〞新姑娘(新娘子)〞的手摸一下新牙很快就長出來了。祖母信以為真,就要讓〞新姑娘〞給我摸一下缺牙那個地方,主要還是想看一下自己心愛的大侄兒媳婦可愛的窘態。果不其然,新姑娘被人簇擁著來到桌前,卻伸不出手,臉上飛上一朵紅云,羞紅的臉像一塊紅布。新姑娘摸了我的牙齒后,祖母心頭的一塊石頭旋即也就落了地。當然,祖母也為大侄子準備了一個大紅包。在婚禮上,還有一個環節,宴席一邊進行,堂屋里設了拜臺,就一邊去桌席上依次請輩分高的老人,接受新郎新娘的施禮,當然,得掏紅包。每一個老人到新人站立的桌前,到來和離去,都引來周圍看熱鬧的人一陣陣笑聲。

       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〞省親〞,不包含在回娘家住的一段時間之內,但它體現出了祖母與娘家人水乳交融、其樂融融的情感和關系。每次回去,娘家人都當成大事,早作準備,做最好吃的來招待祖母。祖母回娘家去,吃住在三家,幺舅公家算一家,大舅公兩個兒子各已成家,他們就分開來接待,各算一家。大表叔家是不在院子里的〞單地戶〞,在一個山腳下,要過一根長田坎,上一個坎子,因此,還要銜接好,什么時候接祖母。下雨了,田坎路又窄又滑,泥濘難行,不做好充足的準備不行。

       有一年祖母是開了春回的娘家,沒想到天氣特別冷,曹世召大表叔為此專門上街去買了烘籠中間盛炭火的缽缽回來,又趕緊劃篾條編好外面的殼殼,讓祖母不再受凍。祖母的待遇級別,就是舅公舅婆的待遇,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       而祖母也每每夸贊她的娘家人。祖母一生坎坷,年輕時喪夫,一個人把孩子們拉扯大。孩子長大成家了,可修新房時,大爹又出事被木料軋死。接二連三的打擊沒有擊垮祖母,反而使她變得更加堅強,因此,她對能干的人也惺惺相惜,她夸贊娘家生產隊里的婦女,尤其是自己的兩個侄兒媳婦是多么地能干!這是她回娘家最大的收獲,為她所津津樂道!

      而老姑婆是我唯一的姑婆。我們家和大媽家,是姑婆的娘家、后家。大爹去世后,大媽將甘大大招上門,因此,對這類事情自然就不很熱心,姑婆來,也就是應酬、招待一下而已,而我父母則是主動而熱心。

       老姑婆家在宜賓巖上,而我們家則在山腳下,來去都要經過木橋溝上山坡下山坡。姑婆上了年紀,腿腳不方便,需要坐滑竿,而滑竿又需要去跟人家借。

       姑婆的接送抬滑竿,一般是我父親和姑婆大兒子肖保保兩個男人的事。而肖保保的老婆是個瞎子,肖保保的事多,肩上擔子重。有一年他脫不開身,還是我媽和我爸接送的姑婆。滑竿顫悠顫悠的,反正那家伙我是不敢坐的。而我媽抬的滑竿的滋味,也只有姑婆一人能享受,說得出來。

       姑婆使我真切地感受到一個女人與后家人那份血脈相連的感情。冬天,百無聊賴一身病痛的姑婆,就一個人在天氣好的時候,一瘸一拐地走到屋后的石坡上躺下曬太陽,一衣黑衣黑褲黑鞋,似睡非睡,像只枯蝶。她老了,又幫不上兒子的忙。好幾個孫兒孫女,讀書要用錢,兒媳是個瞎子,一家人的擔子全落在她兒子肖保保身上。她說,有時候想死,卻又死不了!這時候,娘家人也成為她的念想和安慰。我們去的時候,有時就見她在太陽下的石坡上躺著。而我們每次離開她時,她都要送了一程又一程。在她去世前,最后一次與她離別時,她顫巍巍地立在她家屋門口,久久不肯回屋去!

       母親的娘家也在宜賓,與老姑婆家還有好長一段路程。每年春節后,父母便帶著我們回母親娘家拜年,而母親在農閑時回后家住一段時間,則是她一個人帶著我去的,有時候時間稍微長點,祖母便帶信來催她回去。

       母親的后家叫草鞋灣,一個挺有趣的名字。但母親除了草鞋灣以外,還需要去她弟弟那里。她弟弟是因為家窮養不活,從小就過繼給了外婆的一個遠房的小叔子。幺舅家離外婆、大舅家有二十來里。

       我懂事沒多久,外婆就去世了。但在大舅家和幺舅家,母親一直被哥哥弟弟和家人們所疼愛。

      在大舅家,母親從小就生活在那里,一切都那么熟悉,母親就像回到了少女時代,而大舅大舅媽也讓我母親沉浸在她的公主夢當中。

       大舅是個沒文化、粗魯的人,也沒多少修養,一碰就響。而大舅媽雖然懂得多些,但她卻腿腳不方便,走路都一瘸一拐的,有時還要倚著小板凳走路,因此,在大舅面前,她說話自然就軟了三分,沒有份量,沒有底氣。

       母親回到娘家,自然是隨心所欲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有一次,她在柴灶里燒熟了一樣東西拿來給我吃,又嫩又香,吃完了,我卻忘了是什么東西的肉了,現在母親去世了,想問也晚了,猜想十有八九是老鼠肉吧!

        母親回娘家,具有〞省親〞意義的,基本上是在草鞋灣大舅家。忘不了大舅的老豆花,豆漿在鍋里,要點了軋,軋了燒開,反復幾次,不到下午二三點豆花是做不好的。大舅的豆花很老,據說用篾條穿起來提起走個十里八里都沒問題。也忘不了大舅走那么遠去趕場買回來的好吃的瘟豬兒肉,還有大舅娘那巖上話的口音和其中對我的那份親熱。

  二、每一個溫馨的畫面都藏著一個密碼

       祖母、老姑婆以及母親,她們每年都相對固定地回娘家住一段時間,反映的是她們與娘家人之間的溫馨親密和諧的關系。而到了我們這一輩,這種習俗則斷了,時代變化是一個原因,也有人的原因。而我們這一輩,有的嫁出去的姑娘,則讓人感覺到,即使時代沒變,還是那個時代,恐怕她們回娘家之路也是〞道阻且長〞。

       有一個出嫁后,回到娘家,見到母親家和幺叔家正在吵架,便立馬加入進去,幫母親家的忙。其實,這也算是〞人民內部矛盾〞,她完全沒必要摻和,火上澆油。這一摻和不要緊,卻給人心里留下了長久的陰影。

       還有一個則更深度介入娘家人的家務事。俗話說,〞清官難斷家務事。〞出嫁的姑娘,對娘家事知之不多、不深、不詳,貿然介入,不僅易偏聽偏信,感情用事,有失客觀,而且不具權威性,往往將自己置于尷尬的境地,傷了與娘家人某一方的感情。

       而在這方面,無論是祖母還是老姑婆、母親,她們都做得很好:多夸娘家人,用心用情于親情,在任性中守住一些底線,不去插手娘家人的糾紛,讓其像小傷口、小感冒,依靠自身機能自愈。她們的〞成功〞,說明了每一個溫韾的畫面,都需要用心去經營,它們中都藏著一個〞密碼〞。

         王良炬  2019年8月28日  北京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龙的财富APP下载
    熊猫棋牌官方网站 深圳风釆最新开奖号码 大发棋牌输了20多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介绍 快速赛车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查 富贵棋牌下载 陕西快乐十分投注 3d开奖结果今天号 江苏打的是什么麻将 三肖必中特马内部公开 今天的新疆35选7开奖 电竞比分007 微信群斗牛房间链接 宁夏十一选五几点到几点 快乐赛车手机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