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嶺一白 / 歷史人物 / 班固:耗費25年編修《漢書》的大儒,如何...

0 0

   

班固:耗費25年編修《漢書》的大儒,如何會被親兒子坑死在牢房?

原創
2019-08-28  秦嶺一白

班彪這輩子真的很彪,不光跳槽技術好,還將兒女們全部培養成才。

老班家原本是扶風世族,只要活滿十八歲就有官做。然而輪到班彪上崗時,西漢已經破產倒閉了。

先是王莽改制,長安變成了新朝總部。

綠林軍剁了老王,更始帝劉玄當家做主。

赤眉軍剁了玄哥,劉盆子坐上傀儡皇帝。

短短三五年時間,關中地區亂的一塌糊涂。班彪每份工作的實習期還沒結束,新老板就駕鶴西歸了。

班彪干脆跑到天水投奔隗囂,他熬夜加班寫下《王命論》,卻被老隗塞進村東頭的廁所里。

估摸著隗囂的小作坊難以長久,班彪一路向西跑進竇融的地盤。這哥倆討論完天下大勢,興高采烈的歸降劉秀。

從此,東漢朝堂有了班彪的坑位。

班固就出生在班彪的跳槽路上,但是這個大兒子沒能繼承父親的眼光。耗費25年編修《漢書》,結果卻屈死大獄之中。

聲明:班彪從來不是瞎跳槽,史書稱他才高而好述作,性沈重而好古。

從西漢換到東漢,班彪保住了儒學傳家的門風。

班固懂事后,發現家里的書本比糧食都多。父親出門是縣令的排場,下了班就變成他的一對一輔導老師。

經過老爹常年培訓,班固九歲就會寫打油詩了。還經常捧著諸子百家的專著,有感情朗誦那些枯燥的學理。

有一天,班固背書時看見父親在碼字。

班固:爹,你寫啥呢?

班彪:我在續寫《史記》。

班固:你都敢給太史公寫續了?

班彪:事情都是人做的,有何敢與不敢!

班固:司馬遷可是“文質相稱,蓋良史之才”啊。

班彪:是的,但他也背離了“五經之法言”。

班固:爹,你真牛掰!

班彪:學海無止境,后人定能勝前人。

如果說背的書理是死的,那么父親教給他的都是活的。班固開始重新看待國學經典,16歲時還報考了首都的太學。

在這所東漢頂級學府里,班固的家世在全年級排倒數,學習成績和人品指數更讓老師們頭疼不已。

你都是全校第一了,還哪來那么多為什么?

每次考完試,班固就帶著同學們去找老師。有時候是覺得閱卷老師判錯了,廣大學渣本來可以及格,但多數時候是這樣的。

老師:你考的是滿分,難道也判錯了?

班固:沒有沒有,我是向您請教問題的。

老師:你又想問啥?

班固: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...

老師:嗯,你填寫的很標準。

班固:道可道非,常道;名可名非,常名...

老師:我靠,你特么有完沒完了!

班固;您別生氣,我真的是想虛心請教...

老師:滾,讓你老子再來一趟!

班固:那我自己琢磨吧,老師再見。

人們之所以氣到語塞,往往是因為內心拮據無序。班固力求甚解的讀書習慣,讓他汲取到超乎常人的才德內涵。

史稱百家之言,無不窮究。所學無常師,不為章句。性寬和容眾,不以才能高人,諸儒以此慕之。

東平王劉蒼組建幕府班子,廣招天下業務精英。整個太學都轟動了,這些年院校擴招導致學生的就業壓力很大。

20歲的班固寫下《奏記東平王蒼》,夾在個人簡歷里遞交上去。老劉看完很興奮,將文中提到的晉馮等六人全部特聘。

然而,唯獨沒有錄取班固。

兩年后,班彪死了。班固還沒有找到工作,失去經濟來源后只能滾回老家。

從繁華富庶的京城落魄而歸,班固的內心很失落。盡管已將家里的書本融入腦海,但那點存糧依然填不飽肚子。

這些年努力窮究學理,卻忽略了培養社會關系。

那些人聲稱擇優選拔,卻看重家世和工作經驗。

而我,到底還能干些什么?

常年苦讀激發出來的知識才華,反倒成為班固最大的魔障。他實在無法像隔壁老王那樣,混吃混喝過日子。

思想見識一旦被打開,人就會活的過于清醒,很難再回到混沌無序的狀態。

班固攥著父親遺留的手稿,發現當年的雄文已是漏洞百出。他決定拼盡全力編修《漢書》,要玩咱就玩大點!

這把真的玩大了,班固把自己玩到大牢里去了。

隔壁老王向有關部門反映:班固常年宅在家里不出來,還一車一車往家里拉衛生紙,懷疑是在編寫反動材料。

各級領導對案情高度重視,因為當地前段時間有個叫蘇朗的人。這個宅男就是窩在家里瞎編圖讖書籍,抓獲后直接就剁了。

圖讖又稱讖緯之學,在華夏大地上千年不衰,最著名的案例就是“莫道石人一只眼,挑動黃河天下反”。

東漢皇帝很喜歡跟老百姓玩這一套,但是不喜歡老百姓跟他玩這一套。

班固被關進大牢后,家中的藏書和手稿全部查抄。在暗無天日的牢房里,他的內心盡是恐懼、委屈、憤懣...

我自幼熬夜苦讀,在太學更是諸儒典范。那幫學渣們靠著家世飆車把妹,為何我卻混成這幅模樣?

這股心氣成就了班固,最終卻也毀了班固。

班超知道老哥只是私修國史,但這種事情和地方文盲講不清楚。

他連夜騎馬沖進洛陽,死拽著文化部長要去見皇帝。如果按照抽號排隊的龜速效率,估計老哥早就涼透了。

漢明帝覺得挺有意思,居然還有人自費給老劉家修史。他看出字里行間的超高才華,就讓班固當了蘭臺令史。

拿著官方牌照好好干,以后輪到朕時寫好看點!

八年前,走投無路逃回老家。

八年后,意氣風發重回京城。

扭轉命運的除了班固的才氣,更有班超的勇氣。

班固和陳宗等人合撰《世祖本紀》,漢明帝差點沒認出來寫的就是老爹劉秀,滿意之余升他為曲校秘書。

班固獨自撰寫東漢開國功臣列傳、載記二十八篇,漢明帝一字未改的封存歸檔,讓他繼續編修《漢書》。

十年了,班固終于可以走進皇家圖書館,堂而皇之的完成這件大項目。

由于工程量浩大,班固將弟弟接到京城幫忙抄書。

班超干了不到一個月就眼花繚亂,看誰都覺得臉上冒黑線。大夫告訴他這叫飛蚊癥,是長期碼字的職業病。

聽說連肥胖都不算工傷,估計眼睛看瞎了也沒有賠償。班超一怒之下折斷2B鉛筆,跑到大西北當了個毛毛兵。

從此,東漢少了一個可有可無的抄書員,卻冒出一個征服西域55國的班定遠(見秦嶺一白.班超篇)。

經過七千多個日夜舉燭,班固終于修成《漢書》。

從劉邦登基寫到王莽被殺,他用八十萬字講述西漢帝國的風云變遷,而且全書文采斐然。(當世甚重其書,學者莫不諷誦焉)

班固終究沒有辜負自身才華,他了結班家兩代人的心愿。但是撫摸著這本皇皇巨著,他當年的心氣并未消散。

那一年,班固47歲。

洛陽成為東漢都城后,長安的父老鄉親很失落。

歷經周、秦、西漢的輝煌,長安城第一次喪失首都地位。很多人建議皇帝搬家,回到三秦大地上再續雄風。

班固開始參與國事了,他提交豪華驚艷的《兩都賦》。一句話總結中心思想:洛陽很好,拒絕搬遷。

漢章帝讀完后喜歡的不得了,都能將文件寫出散文水平多好,也不至于看見那些《關于XX的通知》就頭疼。

這位儒學修養很高的皇帝,經常召見班固討論讀書心得,還在各種場合讓他出來露兩手。

巡守打獵時,寫文章賦頌威風。

高層開會時,和大臣當面辯論。

請客吃飯時,酒席間即興作文。

...

皇帝給他的賞賜豐厚,大臣敬重他才華滿腹,但是班固依然不開心:職位太低了,還只是個基層郎官。

想起西漢的東方朔和楊雄,同樣知識淵博卻升遷艱難。班固寫下自嘲版《答賓戲》,抱怨自己的才華和崗位不成正比。

漢章帝再次被文采打動了,對這項合理化建議深表認同。當即提拔班固擔任玄武司馬,工資突破一千石。

有文化就是不一樣,發個牢騷都讓老板很舒服。

同年,漢章帝對文化部門的工作很不滿意。民間各大學派自由發揮,一本《禮記》竟然搞出幾十種解讀。

皇帝在白虎觀開大會,邀請文化精英裁議五經。經過一個多月的封閉式會議,確立以儒學為主、讖緯為輔的文化方針。

班固作為會議記錄員,將全過程整理成《白虎通義》。現在看來有很多奇葩觀點,但在當時堪稱神作。

太上有立德,其次有立功,其次有立言,雖久不廢,此之謂三不朽。

班固謄寫這句話時,想到自己勉強算得上“立言”。換作尋常人等早就知足了,但是班固覺得還遠遠不夠。

當年的那股心氣,支撐他修完《漢書》斬獲成就。然而更廣闊的思想見識打開后,卻漸漸變成了心高氣傲。

一陰一陽之謂道,這就是才華的反噬。

沒過多久,北單于背著彩禮來東漢討媳婦。

漢章帝讓大臣們開會商量,多數人都拒絕道:我們已經和南匈奴建交了,這明顯是北匈奴的離間計。

班固提交《匈奴和親議》,大意是:我大漢以德服人,不要拒絕的這么干脆。多少給點賞賜,先別撕破面子。

除了積極發表國策建議,班固在文學創作上更加精進。

他開創五言詩型,寫下頌揚漢德的《典引》,還認為司馬相如的《封禪》靡而不典,楊雄的《美新》典而不實。

隨著一篇篇絢麗散文橫空出世,班固的工作崗位卻沒有任何變化。就在幾乎習慣職場屈悶時,他的母親過世了。

54歲的班固回家守孝,村里的大媽們甩著二尺長的舌頭過來了。

你的《漢書》再版十幾次了,稿費能收多少錢啊。

你弟弟班超馬上就要封侯了,你的職稱比他高吧。

你妹妹班昭發表好些文章了,你家基因還傳女哎。

....

班固每次聽的頭都大了,還得笑呵呵說著都挺好。夜深人靜時躺在老家的炕上,回想自己在京城的“坎坷仕途”。

如果上天能夠再給我一次機會,我會證明才華是值錢的!

公元89年,57歲的班固回京上班,老板已經換成了劉肇。

漢和帝當家卻不做主,因為他只有10歲。朝政大權握在竇太后手里,她弟弟竇憲每天出門都橫著走。

竇憲以上班太準時為由,干死好幾個有私仇的同事。眼看著氣的老姐直哆嗦,就連忙申請出差打匈奴。

班固來了,他想追隨竇憲去打輔助。

老竇二話不說就同意了,他的太爺爺是竇融。當年多虧班彪及時勸降,他們家才在東漢撈了個好位置。

竇憲做人囂張跋扈,但是打起匈奴來真是把好手。他讓班固擔任中護軍,隨時隨地提供戰略意見。

此戰深入北境三千里,招降匈奴部族二十萬。竇憲帶兵登上燕然山頂,望著蒼茫起伏的山河故地,說道:老班,你來寫篇《封燕然山銘》吧!

鑠王師兮征荒裔,

剿兇虐兮截海外,

夐其邈兮亙地界,

封神丘兮建隆嵑,

熙帝載兮振萬世!

回朝后,班固正式進入竇憲的幕府上班。除了編修各種新典章程,還為他寫下《竇將軍北伐頌》。

堵在胸中的那股心氣消散了,這感覺真特么爽。

第二年,竇憲再次出兵攻打北匈奴。

南匈奴也趁機出兵,兩家合伙打的北匈奴申請投降。竇憲讓班固擔任中郎將,帶人迎接北單于來洛陽吃水席。

剛剛走到私渠海,北匈奴就被南匈奴打破產了。聽說北單于已經成了失蹤人口,班固只得原路返回。

兩戰過后,北匈奴徹底滅亡。《后漢書》記載“不知所終”,但有人說他們逃到西方強推了羅馬帝國。

文能編撰修國史,武能出征滅匈奴。

班固沉醉于自己的輝煌業績中,也沉淪在竇憲的關系網中。以他的博學多才,原本能看清老竇的因果。

然而他的才華值錢了,那股心氣也散了,連書本中的做人之道也忘了...

竇憲平定匈奴后自恃功高,重要崗位上到處安插自己人。朝廷封賞的侯爵,他嫌檔次太低還當眾拒收。

竇家兒孫幾乎都是屬螃蟹的,出門逛街從來不帶錢。看上什么就直接動手搶,治安小分隊也不敢管。

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班固的兒子們也跟著竇家公子瞎混(固不教學諸子,多不遵法度)。

有一次,班固的奴仆喝多了,躺在馬路中央睡大覺。縣令種兢開著馬車出門買菜,被這坨障礙物擋住道了。

縣令:起開,要睡回家睡去。

奴仆:老子樂意,要你管!

縣令:呵呵,你知道我是誰么?

努力:我管你是誰,我是老班家的人!

縣令:...

奴仆:喲,這馬子不錯啊,讓我摸摸。

縣令:你動下試試!

奴仆:試試就試試!

縣令:你厲害,我繞路。

奴仆:麻溜滾蛋。

種兢氣的瑟瑟發抖,管不住班固的兒子們就算了,連個奴仆都敢當街調戲他,真是丟人丟大發了。

老種也憋了股心氣,卻只能當成屁給放了。班固或者竇憲,他哪一個都惹不起。

竇憲接連整死好幾位大臣,京城瘋傳說他準備造反。

公元92年,平定北匈奴的第三年。竇家黨羽被皇帝一網打盡,竇憲回到封地自盡,班固只是撤職罷免。

樹倒猢猻散,全城大肆搜捕竇家的幕府成員。班固原本已經處理過了,卻還是被縣令種兢關入大牢。

老種拉出清單明細,其中就有吃秦嶺一白的土蜂蜜不給錢。班固看著兒子們的斑斑劣跡,明白種縣令是來出氣的。

他當年那股心氣是散了,別人又怎么可能一直忍下去?

種兢無比興奮的瞎編罪名,全都是沖著砍頭標準去的。班固雙眼空洞的盯著牢門,還會有人像30年前那樣救他嗎?

班固,才華橫溢的文史大家,就這樣屈死在獄卒手里,終年60歲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龙的财富APP下载
    河北麻将app代理 捉鸡麻将 排列三中奖号 大众麻将的打法 2007中超积分榜 北京麻将攻略 宁夏十一选五任选三 15选5走势图 怎样申请河北麻将代理 英超西甲德甲意甲区别 科乐长春麻将 山西11选5任三倍投 130724中韩足球直播 天天彩票选四最新开奖 现在在互联网怎么赚钱 重庆百变王牌计划软件手机版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