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酌千年 / 電影天堂 / 國產片高潮有多難?姚晨和我說了

0 0

   

國產片高潮有多難?姚晨和我說了

2019-08-19  小酌千年
有部片再不說就晚了。
《送我上青云》。
同檔期評分第一
豆瓣7.3。
討論度第一
各界大佬紛紛出圈“助攻”——
性學者李銀河老師。
低調的江老板,三年多就發了三條朋友圈,這是第三條。
在微博上,無辜的香港市民劉先生也被cue出場。
然而。
票房卻最慘淡
電影上映的第三天,票房800萬,排片1.7%……
尷尬嗎?
是。
而《送我上青云》,說的也是尷尬人遇尷尬事
電影Sir看了。
作為一部處女作,它難脫生澀。
而Sir更想談談它背后的意義。
終于,把我們那個扭扭捏捏的話題給說敞亮了——
性。
我想和你做愛

p.s. 以下內容有劇透,觀影前請謹慎閱讀
性,是性別?
回答這個問題之前。
先來請出葛麗泰·嘉寶,美國電影學會評選的百年來最偉大女演員的第五名。
當年她說個話,抽了支煙,穿了男裝,都是影壇的大事件。
葛麗泰·嘉寶在上個世紀最振聾發聵的名言就是:只有性,沒有性別。

有時我情不自禁地覺得,一個女人若要擺脫從屬的地位,若要永遠做一個內心自給自足的人,永遠不將自己的命運交給他人,變得低智商,失去判斷力,軟弱得被人欺騙,一味地希望從別人尤其是男人那里得到愛、滿足、生活、明天。就必須這樣做。


這段話正好可以成為電影主角盛男(姚晨 飾)的人物注解。
而她認識自己的性別,接受性最純粹、原始的力量,遇到的第一個障礙,不是別人,就是自己的原生家庭——
一個出軌多年,小三是女兒同班同學的商人父親。
一個19歲就生了娃,只懂取悅男人的“老少女”母親,依從傳統性別教育而喪失自我的女人。

△ 扮演者是80年代百花影后吳玉芳,代表作《人生》

既然原生家庭不堪回首,她就選擇躲進一線城市的CBD,當一個現代獨立女性。
但老天,似乎不讓。
在一次出差采訪中,她感覺到肚痛,到醫院一查,卵巢癌。
盛男:從來不亂搞男女關系,好幾年沒有性生活。
醫生:我有個患者還是處女呢。
……
看到這,你或許會覺得《送我上青云》是個悲劇。
其實,尷尬多于悲慘。
找死黨四毛(李九霄 飾)借錢。
結果這個財迷說,手術費30萬,術后預期壽命是5年,你要不在了,我找誰要錢去?
沒等盛男來得及喪,死黨還提醒她——
有網友說自己卵巢摘除之后,不再分泌雌性激素,與丈夫的性生活名存實亡,沒有高潮!
要不,趁著手術前這段時間……及時行樂?
高潮,就像一個來自于性但又超出性的蠱惑
還未發生,從未感受,就要被命運掐死在腹中。
但事情或許又還有轉機。
四毛替盛男接了一個活——
給土豪企業家的父親(楊新鳴 飾)寫傳記,稿酬正好30萬。
只不過企業家的父親正在辟谷,要采訪他,得長途跋涉,到一個“云深不知處”去。
盛男上路,母親死纏爛打跟著。


此一去。
是尋生路?
是找高潮?
還是入遁世之門?
《送我上青云》中的母與女,正好是互文的關系。
母親梁美枝跟著女兒上車,理由是“我絕經了”,才五十歲,女人的日子就沒了,我要出門尋找自我。
女兒盛男,出于對母親的嫌棄,在性關系上實際有著某種潔癖。
不只是性。
對母親教導的一切,她都抱著評判和否定的態度。
她也瞧不起自己的母親,無論撒嬌、愛拍照抑或化妝,都是為了取悅男人。
反過來說,梁美枝也搞不懂自己的女兒,到底在對抗什么?
為什么還不嫁人,活生生把自己活成鹽堿地。
在她們眼里,對方都是“瘋子”。

陷入自己的性別,性就成為綁架自己的繩索。

處處都是判斷題,對,打√;錯,打×。
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。
一個遺世獨立的凈地。
然后是情投意合、互訴衷腸……
這些都很文藝。
也可以只是性之前的儀式。
盛男也遇到一個修行的“唐僧”——在青瓦石路上背單反、掉書袋的文藝青年劉光明(袁弘 飾)。
這個男人看起來完美,樂善好施、愛拍攝云彩,出口成章,電影片名還是他點題,出自《紅樓夢》薛寶釵口中的詩句:好風頻借力,送我上青云。
跟四毛那個傻缺比,劉光明就是上天派來的天使。
盛男盯上了目標。
電影中的三個性場面,尺度不大,但都夠生猛。
第一次。
直入話題。
兩個人在縣城圖書館胡侃一通之后,盛男終于鼓起勇氣對劉光明說:我想和你做愛。
對方嚇得咽了下口水。

第二次。
盛男在劉光明那邊索要不成,窩著火,掉過頭去找正常男人四毛,強行想與對方發生關系。
四毛拒絕,并且用“由儉入奢易,由奢入儉難”提醒盛男。
一旦享受了他這樣高質量的性愛,術后就沒有了,只會更加痛苦。
第三次。
Sir先保密。
只能說關鍵詞是“失控”。
性,真正從一種理性的計劃中釋放出來,成為摧枯拉朽的洪荒之力。
對于性的儀式感,電影從一個特殊的角度討論了“見紅”——
正當劉光明慌了神,搖擺不定時,他看到了盛男坐墊上的血跡,忍不住問,你來例假了嗎?(潛臺詞,要不算了吧)
這是一個被誤解的“例假”,實際上是卵巢病灶的出血。
不止。
“例假”也是盛男母女之間冥冥中必將推向兩人和解的紐帶:
母親也絕經了。
作為女人日常規律被破壞、消失了,按照世俗觀點,她們也都不再是正常女人。
性,也真的成為一種假想中有救贖功效的儀式。

有用嗎?沒用。
在看過兩遍《送我上青云》后,Sir找到姚晨,聊了近一個小時,搞清楚她主演并監制這部片的來龍去脈。
她認為,本來看似沉重的故事并沒有陷入喪喪的自憐情緒中,不以賺觀眾眼淚為目的。
恰恰相反,《送我上青云》就像它的片名陰差陽錯鬧出無傷大雅的吃瓜笑點,風格上是有一些偏性喜劇的。
Sir重點想和姚晨聊的是“船戲那些事”。
與其說是開車。
不如說,這是主創們一次逃離刻板的“夜奔”。
性,長久以來就是一個我們銀幕上假裝不存在的話題。
逼到絕境時,才肯真正誠實面對。
盛男覺得自己悲慘的命運似乎得到了一點安慰,如果能在術前(死前)跟這樣完美的男人發生關系,作為女人短暫的生命似乎就完整了。
盛男是把這一次做愛看成救贖儀式,她是對一個男人在說話,也是在對一個神跡發出請求,幫助我,救助我。所以我演的時候,是用非常認真的狀態,絕不可以有半點輕佻。

所以她說“帶我走吧”。
這次做愛如果成行,就是一個逃離庸俗世界的信號。
盛男非常鄙視母親對男人撒嬌獻媚的樣子,所以她為了達到目的,也絕不會用賣弄風騷的方式,很不正經地試探,要不我們開個房?
她唯一的“取悅”似乎學了自己的母親,片中僅有一次涂抹了嬌艷欲滴的紅唇。
但,它更像是向世俗套路的一點禮貌性妥協。
而最后一場床戲。姚晨介紹,原劇本寫兩人這場戲“像是一次光天化日下的強暴”。
我覺得不對,跟導演討論了很久,直到開機前還在糾結,盛男一直以來的堅守、抗爭如果是以這樣一場戲結束,那就毫無意義了。
此時盛男的心情是很微妙的,她答應與四毛發生關系,也是帶有一點點施舍的憐憫。

且不說最常見的套路——
體位變化,暗示著權力的轉移。
更有,在國產電影里有突破性意義的一幕出現了:
兩個人完事之后,男人早早地上了青云,得到滿足,進入夢鄉。
風軟軟的,濤聲大大的,還看到了彩虹
但是盛男沒有結束,她繼續愛撫自己的身體,最終靠自己完成高潮。
在這個過程中,男人被奇怪的聲音吵醒,驚詫但又沉默地看著盛男的動作,臉上的表情很微妙。

“不敢相信,自尊心受到傷害,但又充滿好奇,最后只能什么不說。
姚晨坦誠,這場戲很重要,是完成盛男角色性格的關鍵一筆,同時它也充滿了隱喻,像是一場性別戰爭。
尤其是最后盛男DIY的選擇,分寸拿捏必須恰如其分,首先它得肯定了女性在性方面理所應當享有的表達權利,拍出來又不能像在嘩眾取寵,去挑戰某些審查標準。
其次,它也并非那么膚淺地去嘲諷男性的無能,如果是這個目的,那么盛男也是不可愛的,她那么一個崇尚自由、平等的現代女性,不會狹隘地認為,“打敗了男人”就是女性的勝利。
這一場戲,幾乎可以看成是整部電影的縮影。
從被動接受,包括教育、成功學等等不僅僅只有性的成人信條。
到主動探索,去抗爭、去突破,去磨合。
直到最后,將自我肯定、滿足作為最高的獎賞,無需假借其他人或標準。
修行老頭曾經說,愛欲是每個人必經的生死之門,從這里出來,也必將回去。
那么一個人就是一扇門,自己的門檻自己踏。
為了拍好這場自己完成高潮的女性獨曲,姚晨的先生,著名攝影師曹郁也出了很多點子,擔任場外指導,發了一個片單給姚晨、李九霄參考。
其中就有《龍紋身的女孩》《穆赫蘭道》等。

兩個人一起動作暫時結束后,怎么自然過渡到盛男的個人動作?
看看劇照就明白了,最終選擇的方案是兩個人身體分開,躺在床上。
“他們就像兩座背對著的孤島。一場性事并沒有將他們的心粘合在一起。”
《送你上青云》正面展示女性對自己身體、欲望自主的探索、發掘,這是以往國產電影里從未有過的。
在Sir印象中,但凡涉及到女性的性表達,基本上都是用男性視角去展現。
姜文的《太陽照常升起》,陳沖扮演的是“濕漉漉的醫生”,鏡頭一直都游走在她的腰部、臀部,她也成為這所大學里的“紅顏禍水”。
電影中有一個道具,就是“鞋”,隱喻的就是女性的身體、貞操。
在陳沖的段落里,姜文有句臺詞是說有辦法讓一雙鞋“變大又變小”,想想就明白什么意思。

甚至是女導演李玉的《萬物生長》中,熟女柳青只是秋水從少年走出青春期成為男人的“催化劑”,最后也只能活在他的記憶和書里。
性,只是秋水的成年禮。
客觀說,電影也存在不少遺憾,比如主題滲透比較直接,主線之外,又有其他似有似無的觀點被加進去,豐富性是有了,但也構成了干擾。
開放性結局,收尾有點草率,似乎最后只能成為一輪新的雞湯灌飽。
但,這部電影值得說一說,就在于它提出了一個話題,就是現實生活中,性表達的權利是否得到了尊重?
映前,姚晨發了一條微博“開車”。事由是一個胖姑娘在初夜時被男性鄙視,因為你太胖了,我發揮不好。
姚晨直接轉發,說:
     
事后,姚晨說,這位女孩的遭遇讓她覺得挺生氣的。
很多男人無法理解,初夜對于一個女孩子有多么重要。它很可能就影響到她對男性、兩性關系的認知。如果她感受到的是尊重,那么未來就會相信,自己會獲得幸福。反過來說,她會陷入自我懷疑的糟糕情緒里。
她甚至說,性是一件再自然不過,美好的事情。無論男女,都應該從中享受到快樂,并且有自己合適表達的權利和方式。
特別是女性,一提到性,還別說性,換個詞,欲望吧,就會被人認為是貶義的,不好的。審美上,你穿衣服要小心謹慎,不能讓人覺得在挑逗。你也不能公開談論自己想要什么,否則就會被認為你有野心,不檢點等等。正常的事物,反倒變得不正常了。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,現代社會應該是多元的,有包容力的。
姚晨認為,這種偏見其實不僅僅在困擾女性,也包括男性。就像在電影中,無論劉光明還是四毛都是按照世俗的男性標準在捆綁自己的靈魂。
男人應該很有學問,很有錢,很有地位,還很有能力。不能懦弱,不能哭,不能這樣那樣。為什么一定要這樣呢?一棵樹上都沒有一模一樣的葉子,何況人。
Sir贊同嘉寶所說,談論性,不分男女。
但開口說性有多難?
前兩個星期,有地鐵站的廣告被撤下,并無不雅圖片,只因為是避孕套品牌。
前兩天,隔壁電視臺熱播劇《小歡喜》中,方一凡父母也坐下來跟兒子開誠布公談性:
“做愛、戴套、保護措施”,本來都是從青春期就該普及的性知識。
但你能想象,這已經是近年來國產劇中的“石破天驚”臺詞,因為“大尺度”而被推上熱搜?
沒有女性,沒有性。
這個年代的荒唐莫過于——
僅僅是恢復常識而已。
就已經近乎驚世駭俗之舉了。
說回《送我上青云》。
反映性、性行為還有性態度,按慣例固然是“大膽、突破”。
但比起電影,我們更該想想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談性色變,認為它不應該被討論、交流。
以至于它被扭曲成心中的夢魘、苦難。
當我們在談論性的時候,實際上是在用身心衡量這個世界——
哪里是出口,哪里是入口。
偏見會堵塞,愚昧會錯失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龙的财富APP下载
    即时比分hg1360 九龙国际棋牌送28 黑龙江36选7福利彩票开奖查询 30选5大奖 贵阳闲来麻将 3d今晚预测号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 全民欢乐捕鱼4期 南宁麻将怎么打胜算比较大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情况 十一选五河北开奖结 八闽福建麻将攻略 基本图宁夏新11选5玩法规则 澳洲幸运8开奖 四川快乐十二任五遗漏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