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悟搏 / 文学 / 史上第一风流诗人杜牧:风流原向诗书取,...

0 0

   

史上第一风流诗人杜牧:风流原向诗书取,焚尽诗书是放逐

2019-08-10  修悟搏

    小杜风流。

    小杜即杜牧,唐朝著名诗人,与李商隐并称'小李杜'。虽然戴了顶'小杜甫'的帽子,但却没有老杜那样'苦大仇深'。他风流成性,是千百年来读书人的偶像,没有之一。

    他一生大概只做两件事情,一是拜访前贤?#20598;#?#20108;是流连秦楼楚馆。酒杯在手美人在怀时才随便写写诗。如此这般亦能称雄诗坛,名流千古,真是夫复何求?!

    唉,同样是写诗,老杜搞两间草堂都拼了老命,小杜秦岭别墅住着还嫌不舒坦。至于鄙人,京城大七环,难不成我这书真读?#33539;?#23376;里了?

    (一)?#20107;?#26132;作秦丞相

    唐德宗贞元十九年(803年),杜牧于京兆万年(今陕西西安)出生,是当朝宰相杜佑之孙,太子司议郎杜?#20305;?#20043;子,不折不扣的豪门公子。

    杜氏一脉,书香世家。祖上杜预,是两晋时期一代儒将,'树犹如此,人?#25105;?#22570;'的感慨,流传?#20004;瘢?#21776;初著名诗人杜审言也曾吟出'云霞出海曙,梅柳渡江春' 等佳句,他?#20035;?#23376;杜甫更是诗坛巨擘,其皆为杜预之后。杜佑这位当朝宰相也是满肚子墨水,一部《通典》,可媲美太史公。

    杜牧的才华堪称变态。他自幼聪慧,除修琴棋书画外,亦醉心于军事政治,尤好?#31471;?#23376;兵法》。

    15岁,杜牧作?#31471;?#23376;》注解十三篇,名震朝野;后献平虏计,为李?#30053;?#25152;用。一个十多岁的孩子,别说注解?#31471;?#23376;兵法》,就是能把字认全,都是很神奇?#29287;耍?#31455;还献策朝廷了。将门世家无犬子,自古英雄出少年,不服不?#23567;?/p>

    23岁,杜牧观阿房宫,作《阿房宫赋》。 '秦人不暇自哀,而后人哀之;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。',别说自?#22909;?#26377;背诵过。

    25岁,杜牧作《感怀诗一首》,洋洋洒洒,八百余字。

    青年杜牧:风流倜傥,仗剑长安

    '高文会隋季,提剑徇天意。扶持万代人,步骤三皇地。' 寥寥数语,追忆开国往事,另人神往。

    '旄头骑箕尾,风尘蓟门起。胡兵杀汉兵,尸满咸阳?#23567;?#39;感叹安史之乱,民生悲苦,唏嘘不已。

    '至于贞元末,风流恣绮靡。艰极泰循来,元和圣天子。'这马屁拍的,唐宪宗李纯?#30566;?#36824;不痒痒的。

    更绝的还在后面,他杜公子还叫起委屈来。

    '韬舌辱壮心,叫阍无助声。聊书感怀韵,焚之?#20598;?#29983;。'我空有良策却报国无门,也只能在这发发牢骚,也只能将之烧给贾谊作纸钱了!

    刚才还夸?#29287;?#28316;的,现在一下子又转了过来,一唱三叹,峰回路转。报国之心拳拳,这个时候的杜公子?#30566;?#20687;是留恋秦楼楚馆的之人?!

    ?#20107;?#26132;作秦丞相,子政曾为汉辇郎。

    千载更逢王侍读,当时还道有文章。

    出将拜相,道德文章,这才是杜公子嘛!

    我忽然觉得我这书不仅读?#33539;?#23376;里了,年龄也活到狗身上了,已近不惑,仍一事无成,岂不惭愧!

    (二)流水无情草自春

    读书人?#30566;?#24819;都是玻璃做的,一碰?#27492;欏?/p>

    寒窗苦读也好,锦衣玉食也罢,一旦在书中读出了理想,不中为悲,高中亦苦。

    以杜公子的惊才绝艳,考个进士还不是易如反掌。他的那篇《阿房宫赋》太牛了,主考官都俯首膜拜,进考场不过是走过场而已。唐文宗大和二年(828年),26岁杜牧果然得中进士。此时朝廷正深陷牛李党争,可杜牧毕竟是宰相杜佑之孙,两党都颇为忌惮,他也因此谋得了清闲的官位。

    能在世事纷扰之时,求得一份安逸,对于一般人来说已经是天大的美事。但他读书不是为求安逸的,书里写的天下是铭刻在他?#30566;?#30340;。

    好在洛阳?#20598;?#29978;多,足?#40644;?#28040;解块垒。位于洛阳西北角的金?#20173;埃?#20035;西晋权贵石崇旧居,亦是杜牧玩游之所。

    繁华事散逐香尘,流水无情草自春。

    日暮东风怨啼鸟,落花犹似坠楼人。

    坠楼人即是石崇爱妾绿珠,为报石崇,她纵身一跳。繁华早就过去,但绿珠的香魂却溶入了土地,附在青草上,春来依旧在。

    前辈诗人韦应物也曾在此留下 '百草无情春?#26376;?#39; 的诗作,'流水无情草自春'似乎脱胎于此,但窃以为'草自春'更有'人事沧桑浩浩汤汤'的深沉。

    后来已经看?#36171;?#19990;的杜牧在游历?#19968;?#22827;人庙时又想起了绿珠,做《题?#19968;?#22827;人庙》一诗。

    细腰宫里露桃新,脉脉无?#32422;付却骸?/p>

    至竟息亡缘底事?可怜金谷堕楼人。

    ?#19968;?#22827;人即息夫人,后世?#36861;字?#36131;息国因其而亡。但事实究竟是怎样呢?杜牧不信,只是惋惜,惋惜那些如同绿珠一般的刚烈女子。

    我想杜牧反复咏叹这个为知己纵身一跳的小女子是有深意的——绿珠是刚烈的,有情有义的。他杜牧呢?他也是刚烈的,有情有义的,只是没有遇到他的石崇,只是世上早已经没有金?#20173;啊?/p>

    他能做些什么呢?想想年轻时的那些豪言壮语,终于还是'焚之?#20598;?#29983;'了。

    杜牧出将拜相?#30566;?#24819;或许就是在金?#20173;?#20013;逐渐瓦解的。晚年时杜牧不惜将?#31471;?#23376;注解》等文章烧毁——既然理想破灭了,还留下那些东西有何用。那些曾经呕?#29287;?#34880;的锦绣文章,就像刺进他?#30566;?#30340;针,多留一刻,就多深一寸,多伤一分。

    真正的读书人,是可为玉碎,不为瓦全的;真正的读书人,是可为知己者死,不屑偷生?#32922;?#30340;!

    刚烈,是读书人骨子里的东西。

    流水无情草自?#28023;?#36807;了金?#20173;埃?#30862;了理想,杜牧开始自我放逐。

    (三)烟笼寒水月笼沙

    不同于屈原自沉汨罗江,杜牧的放逐更显得自由一些。其实,死亡虽然决绝,但并不能解决所有的?#20365;狻?#20154;活着,只要不是?#32922;遙?#36824;是可以做一些事情的。杜牧不仅仅活着,而?#19968;?#30340;很滋润。政治上幻灭又不是世界末日,这世界还有很多值得留恋的地方。

    这也是他与另一位咏史高手刘禹锡相通的地方。纵览唐代诗坛或者中国诗坛,就咏史而言,他和刘禹锡一时瑜亮,各领风骚。刘禹锡豪情万?#26705;?#30528;手全局,慷慨悲歌世事沧桑;杜牧柔中带刚,细微切入,婉婉诉说物是人非。

    唐武宗会昌二年(842年),杜牧由礼部员外?#36175;?#25918;至黄州,任黄州刺史。

    黄州今为湖北黄冈一代,黄冈赤壁正式当年孙刘大战曹操之地。杜牧既然来了,焉有不去之理?

    折戟沉沙铁?#32874;?#33258;将磨洗认前朝。

    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?#22797;?#28145;锁二乔。

    夕阳西下,杜牧伫立江边,长风四起,衣衫飘飘。

    江水悠悠,水波嶙峋间,战戟隐约可见。

    杜公子弯腰捡起了一个战戟,很是认真的清洗干净,上面的字迹还是可以看出是属于赤壁大战所留。

    他皱?#36857;?#20182;哀?#23613;?/p>

    周瑜啊周瑜,要不是这东风帮了你一把,大乔小乔恐怕真要?#23462;?#36208;,锁进铜雀台做曹操的压寨夫人了。

    杜牧:临江怀古

    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。我也需要这东风啊!

    宋人苏轼也曾任黄州刺史,到此游览时更是留下了《念娇奴·大江东去》一词,感慨'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' !

    这一诗一词穿越时空,交相辉映,可谓双壁。

    黄州离金陵也不远,且都属于长江沿岸,自古通航。一日,杜牧乘船途径金陵,在秦?#26149;?#20572;泊。

    夜幕降临,杜公子伫立船头。秦?#26149;?#19978;,青烟四起,微风荡漾,游船交错,歌声悠悠,杜公子不仅沉思。

    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

    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?#22363;?#21518;庭花。

    顷刻间,这首《泊秦淮》成。

    由水月到酒家,由酒家到歌女,由歌女到亡国之音——后庭花,处处细微,层层推进,步步为营,字字虐心。

    这盛世,看似繁华,但如果继续这样醉生梦死,很快'后人复哀后人也'。

    与刘禹锡的'潮打空城?#25293;?#22238;' 相比, 隔江?#22363;?#21518;庭花,着眼更小,歌女而已,靡靡之音,但更增加对世事的伤感和对现实的忧患。

    刘氏就像一个老人,历经沧桑,看透人事,静静的欣赏着历史的变迁;杜氏就像一个年轻人,心有不甘,无可奈何,声嘶力竭的呐?#21834;?/p>

    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?后世南宋读书人林升更是干脆——这样唱下去跳下去,还能蹦跶几天?

    唉,心系家国,不顾生死,读书人的命啊!

    (四)十年一觉扬州梦

    秦楼楚馆是杜牧另一个放逐之地。

    秦楼楚馆,青楼也。逛青楼嘛,在古代世人或者有钱的读书人之间,乃寻常之事,和现在我们撸串唱歌差不多。当时官府有官妓,豪门有家妓,军营有军妓,均色艺双全,吟风弄月,不在话下。更有甚者,声名远播,非寻常人可见。苏轼曾?#20889;?#36947;'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,空锁楼中燕',这燕子楼就是元和名妓关盼盼闺阁。

    唐文宗大和七年(833年),杜牧来到扬州,关盼盼虽已经香消玉殒,但扬州城乃风月天堂,杜牧也自然不愁去处。

    娉娉?#30041;?#21313;三余,豆蔻梢?#33539;?#26376;初。

    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

    在一次宴会上,已过而立之年的杜牧邂逅了一位青春美貌的少女。临别或酒醒之后,杜公子化柔情于笔端,写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诗作。

    卷上珠帘总不如,一语双关,杜公子真乃撩妹高手!唉,杜公子啊,人?#19968;?#26159;一个小女孩,情窦初开。想必在以后?#20035;?#26376;里,'杜公子'已经烙在了她的?#30566;錚?#32544;绕一生。一见杨过误终身啊!

    杜牧还有一?#33258;?#21035;诗,云'多情?#27492;?#24635;无情,唯觉樽前笑不成。蜡烛有心还惜别,替人垂泪到天明',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多情的杜公子又伤了那家的姑娘?苏轼名作'多情总被无情恼'云云,?#31363;?#20110;此。

    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

    扬州城美女如云,杜公子自然一时一刻都没有闲着。三年后当他离开扬州时,有人曾拿出一个大箱子,里面放满了纸条,杜牧这一桩桩的风流韵事都被记得清清楚楚。多年后杜牧追忆起扬州旧事,作?#32922;不场罰?#24863;慨良深。

    落魄江南载酒行,楚腰纤?#21018;?#20013;轻。

    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。

    黄粱一梦的扬州啊,不堪回首的荒唐岁月,自己呢?#30475;?#26102;的杜公子是无奈的,但更是苦涩的。

    赢得青楼薄幸名!是啊,杜牧渴望青史留名,没有想到却是青楼留名。人生荒诞如斯,我辈能奈其何?!

    但他并没有后悔,因为那才是真实的自己。在?#37117;?#25196;州韩绰判官》他曾写道,'青山隐隐水迢迢,秋尽江南草未凋。二十?#37027;?#26126;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?'最让他怀念的还是那扬州城二十?#37027;?#30340;明月,还是那数不胜数的美女。

    三百年后,南宋大词人姜白石到此凭吊杜牧。他站在二十?#37027;排裕?#23545;一轮冷月,哀唱道'二十?#37027;?#20173;在,波心荡,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?'。

    淮左名都繁华地,葬尽英雄书生魂,呜呼!

    (五)天街夜色凉如水

    论到爱情诗,有唐一代,杜牧若称第二,大抵是无人?#39029;?#31532;一的。与他并称?#30566;?#21830;隐,固然也是此中高手,尽管也是佳作频出,但无奈李商隐诗多晦涩难懂,远不如杜牧诗明快通?#20303;?/p>

    感情,还是说清楚的好,不然伤人伤?#28023;?#24724;之晚矣。

    鸳鸯帐里暖芙蓉,?#25512;?#20851;山几万重。

    明镜半边钗一?#26705;?#27492;生何处不相逢。

    这首题为?#31471;?#20154;》的诗作写的就清清楚楚。闺阁中昨日缠绵的余温?#24615;冢?#20294;情郎却要走了。千里迢迢,无论此生身在何处,我们一定会破?#25269;?#22278;的。

    此诗是万不可和'犹是春闺梦里人'放在一起读的。

    与诗中痴情女子相对比,《叹花》更具传奇色彩。

    自是寻春去校迟,不须惆怅?#29399;?#26102;。

    狂风落尽深红色,绿叶成阴子满枝。

    这首诗还有一个名字《怅诗》,盖惆怅之作,相当于李商隐'无题'。

    相传杜牧任职湖州时曾看上一美女坯子,甚是中意,于是就许下十年之约,约定十年之后前来娶亲(唉,杜公子啊,人?#19968;?#26159;小女孩,你还下得去手?)此后杜牧宦海浮沉,接连出任黄州、池州及睦州刺史,尽管他一直要求再去湖州,可十年之间始终无缘。直到十四年后,杜牧才得以再回湖州。当他再去?#24050;?#26102;,曾经的小女孩已经嫁为人夫,并为人?#28014;?#21487;这个小女孩也是整整等了他十一年啊!杜牧伤心之余,就写了这?#23376;?#22914;电影一般的诗作。

    绿叶成阴子满枝,那个她,那个她……

   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

    与杜牧同时代的诗人崔护也曾经有过一段相似的经历,一曲'人面不知何处去,?#19968;?#20381;旧笑春风'?#20004;?#20256;唱。

    唉,大?#20013;?#31119;的感情,都是在?#32536;?#26102;间?#32536;?#22320;点遇到?#32536;?#20154;,差一点点都不?#23567;?/p>

    杜牧还有一首情诗,题为?#32922;?#22805;》,也是相当有画面?#23567;?/p>

    银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?#32469;?#27969;萤。

    天阶夜色凉如水,卧看牵牛织女星。

    诺大的皇宫内,已经深夜了,一个小宫女还坐在台阶上,痴痴的看着天上的牛郎与织女星。

    这看似美好的画面,却不知隐藏了多少悲苦。一入侯门深似海,这个小女孩再也?#20063;?#21040;她的'萧郎'了。其实普天下的女子,又有几个可以'得一人而白首'?

    如此星辰?#20146;?#22812;,为谁风?#35835;?#20013;宵?

    (六)后记

    多情的杜牧对于妻子裴氏却甚是薄情的。他一生写诗无数,更是给许多女子都写过诗,甚至包括薛涛关盼盼杜秋娘等青楼女子,可唯独在诗中难觅裴氏的身?#21834;?/p>

    也许他只是娶了她而已。

    在著名的《张好好》一诗中,杜牧用情颇深,写尽?#20889;ァ?#24352;好好不过是一个歌姬,两人亦是萍水相逢,可杜公子还是如同白居易一般'洒尽满襟泪'。

    杜牧:张好好诗

    可裴氏呢?对这个枕边人,对于常常读自己丈夫写给其他女子情诗的枕边人,杜牧竟然一个字都未曾提?#21834;?/p>

    豪门联姻,嫁给你,难道怪她?但这却成了她一生悲剧的根源。杜公子,你在吟风弄月之际,心中可曾有愧?!

    所?#21483;?#31119;,不过是'怜取眼前人'。可能她不懂你,可你不说,她怎么懂。也许你原本就不愿意让她懂你而已。是为记。

  • 龙的财富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