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更多

   

南宋遗民诗人笔下的新奇冷怪意象

2019-06-14  京津冀书馆

南宋遗民诗人笔下的新奇冷怪意象

汐社诗人继承学习了韩孟诗人群怪奇的特点,重视物象的主管裁夺,追求构思的奇特超常,但裁取意象时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,没有向幽僻冷涩、狰狞光怪的方面发展,创造出一种既类似韩孟又有别于韩孟的新奇冷怪的诗境。这类诗歌在古体诗上表现得较为明显,如:

咄咄复咄咄,野风吹云起草垡。竹尘阴阴不见山,飞鸡上树海没鹘。人间旧事新白头,淮南小儿未识愁。淮南老翁叫无力,瓦盆盛水看?#24080;場#?#35874;翱《咄咄复咄咄》)

渴龙入夜吼百川,无数鲛珠迸地圆。星斗撼天半欲落,五花琪树皆生烟。……(方凤《上元陈丞相宅观灯有作》)

火旗焰焰烧坤垠,蒺藜满道风扬尘。槁苗无化不作谷,老农扶杖田头哭。哭声不为填沟渠,室罄?#25105;?#20379;官输。……(林景熙?#23545;?#27888;霞真士祈雨之验》)

同韩孟诗派的李贺、孟郊、贾岛等诗人一样,汐社诗人有着相同的困厄?#23454;?#32463;历,其不竭的生命力与现实阻力激?#36951;?#25758;所?#36158;?#30340;“不平”之鸣,实则是相通的。“有不得以而后言,其歌也有思,其哭也?#35874;場盵1]。因此,汐社诗人较多的自觉学习韩孟诗派,不仅与他们写同题诗歌,如谢翱写下了《鸿门宴》、《山中曲拟张司业》、《岩?#26377;?#36158;岛》、《效孟郊体七首》等,还模拟他们的创作法度,甚至创造一些以丑为美、意象险怪的诗作。如:

海涛翻空秋草短,白蛇入案咦雀?#36873;?#32463;年废屋无居人,孕妇夜向船中产。归来多雨臼生鱼,穴虫祝子满户枢。邻家置屋供官役,买得沂王园令宅。

——谢翱?#26007;暇有小?/p>

诗中的海涛秋草、白蛇?#21520;选?#23381;妇夜船生产、多雨臼生鱼、穴虫满户枢等奇特的诗歌意象,真切细微地再现了战乱后民生凋弊的景象,使人很自然地联想到“千里无鸡鸣,白骨露于野”。其中孕妇夜船生产的景象勾起了诗人的恻隐之?#27169;?#36825;样的诗作在以经邦济事自许的文人诗集中,是很少见的。同样以丑为美的诗歌,还有方凤描写杨琏真伽盗攫取宋六陵的诗歌:

猕猱几年争聚族,饥蟒狞狰攫人肉。熊豨肆毒夜横?#23567;?#21050;蚯刲血多飞鼪,萤尻叶燄大如鹜,照见女鬼迎新故。……

——方凤《?#20351;?#24616;》

全诗用一连串饥蟒、人肉、熊豨、刺蚯、萤尻、女鬼等丑陋狰狞的意象,鞭挞了蒙元统治者残暴的本性及对其盗陵行径的气愤,其表现手法可谓和孟郊“饿犬齚枯骨,自?#22278;?#39269;?#36873;保ā?#20599;师》)、“怪光?#26519;?#24322;,饿剑唯待人?#20445;ā?#29421;哀》)等诗歌同出一辙,读之令人胆寒,却痛斥了发陵者的卑?#26377;?#24452;,在丑中寄寓了对美?#21335;?#24448;。

南宋遗民诗人笔下的新奇冷怪意象

身为诗社的盟主,谢翱的名气最大,诗歌成就也在其他诗人之上,呈现出的诗歌风貌呈纵横捭阖之势。在师法宗古上,评论者认为他近体多师法孟郊、贾?#28023;?#21476;体则得之于李贺。明著名学者杨慎云:“(翱)小绝句如‘牵牛秋正中,海白夜疑曙。野风吹空巢,波涛在孤?#40140;?#32477;妙可传,郊、岛不能过也。”[2]明代储巏《晞发集引》亦云:“(翱)近体出入郊、岛间”[3]。从古体诗看,谢翱主要学习了李贺的主要是虚幻奇异的超现实境界与超越时空、自由跳跃的?#24080;?#34920;现手法。杨慎于是又云:“其学李贺歌诗,入其?#20063;?#36424;其语,比之杨铁崖(维桢)盖十倍矣。”[4]

南宋遗民诗人笔下的新奇冷怪意象

李贺作为中唐独具个性的诗人,杜牧在《李贺集叙》最早指出李贺诗歌的意象特点“鲸吐鳌掷,牛鬼蛇神不足为其虚荒诞幻也。”[5]他善于将对社会、现实、人生的思考和感受通过创造虚幻瑰奇、光怪陆离的境界体现出来,善于捕捉和驱遣怪诞的意象,而且将它们置于超现实的时空中来表现。如其《李凭箜篌引》一诗的空山凝云,江娥啼竹,昆山玉碎,芙蓉泣露,石破天惊,瘦蛟跳舞,这一连串光怪陆离的意象,打破了固有的时空局限,不主故常。谢翱古体深得李贺的精髓,他的许多诗也想常人之所未想,呈现出虚幻瑰奇之美。如?#27602;湔录?#26376;食》:

谷州见月如鱼口,沫聚痕消暗?#21322;弧?#37150;城见月如破臼,弃药含垢挂南斗。龙蛇伏气诸脑空,水中睡失群阴母。其间海禽独夜啼,黑云赴海同奔犀。市人识母不识父,击柝摧扉救月死。况值蕤宾月十五,千神?#37066;?#25903;在子。孤子哀吟离楚尾,泪落荒江吊南纪。犹忆秦淮哭日年,不敢仰视看盆水。

在营造意象的同时,汐社诗人注重造语炼字,冶炼意境,使诗歌不至于走向艰险怪涩,许多诗歌甚至达到奇崛中见平淡的?#24080;?#22659;界。如谢翱的《秋日拟塞上曲》:

落日敦煌北,妖星太白?#40140;?#20937;风吹砂碛,帐下玉人啼。吹啥?#21019;?#33609;,嘶马未知道。醉后闻塔铃,胡天忽如扫。野驼寻水向月行,露下胡儿食秋枣。

野驼寻水与胡儿食枣等意象,颇为生新,但整体意境浑融,?#19988;?#39318;耐读的好诗。

南宋遗民诗人笔下的新奇冷怪意象

参考?#21335;?/h1>

[1]?#31471;?#23391;东野序》,见马其昶校注《韩昌黎文集校注》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8

[2]《丹铅总录》卷二一

[3]?#31471;?#36951;民录》卷二一

[4]《丹铅总录》卷二一

[5] 杜牧.樊川文集校注.何锡光,四川出版集团巴蜀书社,2007,页719

猜你?#19981;?/strong>

0条评论

发表

类似文章 更多

龙的财富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