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2019-06-10  高天明月...

作者:张东晓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唐开国三百余年,历经贞观之治、开皇盛世、元和中兴,风流人物,璨若星河。但要说谁最牛?当属韩愈韩退之。

韩愈,这个可以称“子”的男生,堪称唐代第一牛人。他到?#23376;?#22810;牛?看看“韩吹”的队伍有多长就知道了。

诗坛巨擘白居易说,“学术精博,文力雄健”,称韩愈有太史公司马迁之风。

诗豪刘禹锡更堪称唐代“韩吹”盟主,“高山无穷,太华削成。人文无穷,夫子挺生”,直接视其为?#32753;?#23376;”。

一代宗师欧阳修称其文“天下至工”。

苏轼天纵奇?#29275;?#26356;很少拍人马屁,可吹起韩愈来,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“文起八代之衰,而道济天下之溺,忠犯人主之怒,而勇夺三军之帅。”

这个“韩吹”队伍还可以排很长很长,王世贞、王夫子、沈德潜、曾国藩,等?#21462;?/p>

韩愈,一介书生,凭什么让后世诸多牛人顶礼膜拜?他为什么这么牛?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(一)正师道振臂高呼

师者,所以传道受?#21040;?#24785;也。

什么是老师?孔夫子当了一辈子老师,但没有搞明白啊。到底什么才是老师呢。韩愈说了,老师就是“传道授?#21040;?#24785;”!

何为传道?#30475;?#25480;圣人之道,使圣人之学得以普照四方,得以永世流传。

何为授业?#30475;?#25480;生活之本领,让世人学得一?#36158;?#38271;,让圣人开创的事业,发扬光大。

何为解惑?人谁无惑?朝闻道夕死可矣。有惑,就要请教。就要遵循圣人之道“不耻下问”,就要以“无常师”!

韩愈所处的中唐时期,藩镇割据之势渐起,所谓师道?#36824;?#26159;谁兵多谁为之。朝廷之上,?#20973;?#33104;败,师道更是无人提及,谁权力大谁为之。

师道不存,斯文扫地。韩愈拍案而起——这怎么可以?他高举孔孟之道的大旗,高呼?#30333;?#24072;重道”,犹如一道闪电照亮黑暗的中唐天空,一扫颓废与阴霾,到今日仍熠熠生辉。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谁可为师?非贵者,非富者,非掌权者——人人皆可为师,“闻道”先即可!

谁人拜师?孔夫子等圣人尚 “未有常师”,?#23567;?#19977;人行必有我师”,何苦我等世俗之人?人人应当以人人为师!

伟哉,伟哉,韩子言!

?#20063;?#35828;千?#26165;?#20013;唐往事,但说今日,师道何在?

官位高者,权力大者,金钱多者,放屁都有理,放屁都可“以教世人”!三寸讲台,本是圣地,但衣冠楚楚而禽兽者,相貌堂堂而追名逐利者,仁义道德而男盗女娼者,屡见不鲜,

师道沦丧,比中唐甚矣。

现在我?#28508;?#20219;何时候都需要韩愈,需要他那面?#30333;?#24072;重道”的大旗!

是故无贵无贱,无长无少,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。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,如是而已!

一篇《师说》,成百代之师,韩愈不牛,谁牛?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(二)革文风以身作则

今日写文章,必先带帽,曰上级之精神,曰权贵之言论。中间以数为砖,层层垒砌,洋洋洒洒。收尾名曰自我批评自我改进,实则表决心?#32753;?#21495;。

新八股之害,毁人不倦。

中唐时期文风习六朝旧气,辞藻华丽,对仗工整,但言之无物,不知所云。犹如一个小姑娘,浑身脂粉味,让人掩鼻而逃,不忍直视。

韩愈不能忍!他大声疾呼,文章不可这么写,一场?#20013;?#25968;百年的古文运动就?#27515;?#24320;序幕。

文章该怎么写?要用心写,用真心写。

韩愈的诗文最大的特点就是真心,付满腔热情于字里行间,读其诗文犹如和师长面对面交谈。

在《崔山君传?#20998;校?#20182;感慨,“彼皆貌似而心不同焉,可谓之非人邪?即有平肋曼肤,颜如渥丹,美而很者,貌则人,其心则禽兽,又恶可谓之人邪?”,善恶岂能以相貌取之,韩愈?#21490;?#19968;语中的!

在?#31471;?#33891;邵南游河北序?#20998;校?#20182;更是为其遭遇不平而鸣,一片真心,流于笔端,处处可见。“燕赵古称多慷慨悲歌之士。董生举进士,屡不得?#23621;?#26377;司,怀抱利器,郁郁?#39318;?#22303;。吾知其必有合也。董生勉乎哉!”他自?#27827;?#20309;尝不是屡试不第,这赤诚之心,使吾等掩卷叹息。

韩愈的真心还体现在他对待青年学生方面。韩愈一生桃李满天下,李翱、李贺、孟郊、?#20540;?#31561;人都是他的弟子。在《孟东野书?#20998;校?#38889;愈更体现了对学生亦师亦友的那种赤诚境界。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“与足下别久矣,以吾心之思足下,知足下悬悬于吾也……吾唱之而和者谁欤?言无听也,唱无和也,独行而无徒也,是非无所与同也,足下知吾心乐否也?”

这一段是思念之语,俨然已经超出师徒,近乎?#20540;?#20102;。韩愈在自己学生面前就是一个大哥哥,最后更是拉起?#39029;!?/p>

“李习之娶吾亡兄之女,期在后月,朝夕当来此。张籍在和州居丧,家甚贫。恐足下不知,故具此白,冀足下一来相视也。自彼至此虽远,要皆舟行可至,速?#36158;?#21566;之望也。”

最让我感动的还是一句“张籍家甚贫”。张籍也是他的学生,在此时此刻他还是惦记着自己的学生,希望孟东野(孟郊)去看一看,能帮就帮一帮。

张籍读此文,应哭也。

在一篇名为《进学解》的文章中,韩愈更是将真心发挥到了极致。他犹如苦口婆心一般,劝解后辈要认真学习,用心写文章,更难能可贵的是,韩愈文思若海,精妙之论,层出不穷!

“业精于勤,荒于嬉;行成于思,毁于随。”

?#25226;白?#32490;之茫茫,独旁搜而远绍。障百川而东之,回狂?#25509;?#26082;倒。”

真是让人迷恋文字之美。这篇文章更是早就了诸多成语,如 “贪多务得”“含英咀华”?#30334;?#23624;聱牙”“同工异曲”“动辄得咎”“俱收并蓄”“投闲置散”等等,可谓千古奇文。

韩愈的努力没有白费,?#20013;?#30334;年的古文运动为中华文明作出了卓越的贡献,也成就中华文化史上最牛的八位作家——唐宋八大家。

韩愈,唐宋八大家之首,你说牛不就?!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(三)对朋友赤诚相待

君子不平而鸣,韩愈就是不平而鸣的君子。对朋友忠?#25105;?#32966;,无怨无悔。

著名诗人李贺因父亲李晋肃名字中的“晋”与“进”犯讳,而不得考进士。韩愈闻之,疾呼,岂?#20889;死恚?#25152;谓犯讳的世俗,在韩愈看来真真的可笑至极。

韩愈立即上书朝廷,更是写文驳斥。一篇《讳辩》,直接?#21776;?#25152;?#20581;?#29359;讳?#36744;还?#26159;?#22987;上?#33021;的面具,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,以?#32753;贾?#20110;经,?#25163;?#20110;律,稽之以国家之典”的态度对所谓的“犯讳”进行了鞭笞。

他的师友孟郊,屡试不第,韩愈心知苦楚,宽慰之余更是想方设法助其?#29273;А?/p>

长安交游者,贫富各有?#20581;?/p>

亲朋相过时,亦各有以娱。

陋室有文史,高门有笙竽。

?#25991;?#36776;荣悴,?#30691;?#20998;贤愚。

在这首?#23545;?#23391;郊》的诗中,他情真意切的安慰孟郊勉励孟郊,更鼓励孟郊,给于他最大的信心。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他更是向各方积极推荐孟郊,一首《孟生诗》,云“孟生江海士,古貌又古心。尝读古人书,谓言古犹今……顾我多慷慨,穷檐时见临。清宵静相对,发白聆苦吟”,洋洋洒洒,两百多字,字字真情,拳拳之心,字里行间,处处皆是。

孟郊中举之后,他高兴,比孟郊都高兴,唱曰“吾愿生为云,东野变为龙”!他是心?#26159;?#24895;如此的。

他的侄子十二郎,虽是其晚辈,但两人自幼一起玩耍,称?#20540;?#20134;不为过。十二?#19978;人?#32780;去,韩愈哭诉哀祭。

“吾少孤,及长,?#30343;?#25152;怙,惟兄嫂是依。中年,兄殁南方,吾与汝俱幼,从嫂归葬?#21451;簟?#26082;又与汝就食江南。零丁孤苦,?#38383;?#19968;日相离也。”追忆往事,痛心疾首。

?#20843;?#28982;,吾自今年来,苍苍者或化而为白矣,动摇者或脱而落矣。毛血?#25214;?#34928;,志气?#25214;?#24494;,几何不从汝而死也。死而有知,其几何离;其无知,悲不几时,而不悲者无穷期矣。”?#26143;?#33267;深,期待来生。

此时的十二郎已经不是什么韩愈的晚辈,而是他的?#20540;堋?#20182;见?#20540;?#26089;去,又自伤身世,犹如风烛残年,交代后事;更弱期盼早去,与其团聚。文辞凄婉哀绝,不忍卒读。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(四)为社稷义不容辞

宁为百夫长,胜作一书生。

韩愈参军,孟郊作诗,云:?#30333;?#20316;群书吟,行为孤剑?#20581;J贾?#20986;处心,?#30343;?#24179;生正。”又云:“一章喻檄明,百万心气定。今朝旌鼓前,笑别丈夫盛。”

诚如孟郊所言,韩愈本可以建功沙场的。元和十二年(817年)韩愈随宰相裴度出征淮西。韩愈建议裴度偷袭蔡州,但裴度以为这只是书生之见,没有采纳。

可后来,李愬雪夜偷袭蔡州,一举拿下吴元济,评定叛?#25671;?/p>

此时他又建议裴度:“如今凭借平定淮西的声势,镇州王承宗可用言辞说服,不必用兵!”果不其然,韩愈修书一封,王承宗举旗投降!

谁说书生之见?#31185;?#19981;知书生心中自有百万雄兵。项羽之败,乃败给刘邦乎?非也!败给张良也!

长庆元年(821年),韩愈转任兵部侍郎,?#21490;?#38215;州王庭凑兵变,朝廷欲派人安抚,但无人敢前往,韩愈挺身而出。

君子岂可置国?#30691;氬还耍?#20182;韩退之,在国难面前,焉能退去?

止,君之仁;死,?#36158;?#20041;。这就是韩愈的回答。

韩愈可惜。元稹叹乎,以为韩愈此行凶多吉少。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皇帝唐穆宗也心惊胆?#21073;?#24597;韩愈出意外。但没有办法,为了江山社稷,虽千万人,吾往矣。

韩愈自己呢?在这首题为《镇州路上谨酬裴司空相公重见寄》的诗中,韩愈写道:“衔命山东抚乱师,日驰三百自嫌迟。风霜满面无人识,何处如今更有诗。”

他是坦荡的。他担心的是自己如果去晚了,会生意外,会有战事,会连累百姓。

我们常说君子坦?#21561;矗?#23567;人长戚戚,大概就是如此。因为君子心里装的他人是国家,而小人心里只有自己。

到镇州后,韩愈真正体现了一个君子的胆色与才智。

对叛军将领王庭凑,他义正辞?#24076;?#36947;:“朝廷以为你有将帅之?#29275;?#25165;命你为节度使,现在你连一帮小儿都管不住!真是枉顾天恩,让天下人小瞧!”

对士兵,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恩威并施、慷慨陈词,道:?#30333;?#21476;叛乱之军,不仅?#33108;?#19978;身,更殃及妻小。朝廷亦知尔等皆忠君之士,尔等不知叛乱,更不会叛?#25671;?#19968;切回头是岸!”

就这么三言?#25509;錚?#29579;庭凑服气了,士兵也服气了,更是“任其?#24895;饋保?/p>

谈笑间,樯?#21482;?#39134;?#22530;稹?#22823;丈夫,当如是!

返回京城之际,韩愈亦是淡淡一笑,似乎一切都在其掌握之中。回到京城,他赋诗一首,甚是惬意。

别来杨柳街头树,摆弄春风?#25381;?#39134;。

还有小园桃李在,留花不发待郎归。

一介书生,独闯龙潭,三言?#25509;錚?#22825;下安定,你说他牛不牛?!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(五)为万民以命相搏

贞元十九年(803年),韩愈任监察御史。当时关中地区大?#25285;?#30334;姓流离所失,苦不堪言,一时之间更是饿殍偏?#21834;?#38889;愈亲赴?#26234;慷?#30334;姓如此,韩愈痛心疾首。但此?#26412;?#20806;尹李?#31561;?#30610;报朝廷,更说关中?#29976;?#20016;收,百姓安居?#24544;怠?/p>

韩愈焉能沉默?韩愈化愤怒为文章,一篇《论天旱人饥状?#20998;?#36798;天庭。

他知道,这一文未必会有用,他也知道,这一文也可能让他革职罢官,但是他不能退!

果不其然,韩愈反?#36745;?#21676;一口,更被贬出京城。

但有些事,他不能坐视?#36824;堋?/p>

元和十四年(819年),唐宪宗?#20174;?#20315;骨于长安,一时之间朝野上下人人言?#31289;?/p>

这怎么行?!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?#36867;?#20013;啊!

这事儿韩愈得管。他上《论佛?#28508;怼罰?#39539;斥“迎佛骨之荒谬”,言“佛不足事”!更是怒怼宪宗,高寿者非因信佛;信佛者常多祸?#25671;?/p>

韩愈深知此文一出,自己必定大难临头,在文末他写道,“佛如有灵,能作祸祟,凡有殃咎,?#24605;?#33251;身,上天鉴临,臣不怨悔。”

他是无怨无悔,尽管此文给他换了个潮州刺史。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从长安到潮州,何止千里?他出京城,侄儿韩湘前来送行,韩愈于悲愤之际,写下这首名流千古的《左迁至蓝关示?#31471;?#28248;》,窃以为为韩诗第一。

一封朝奏九重天,夕贬潮州路八千。

欲为圣朝除弊事,肯将衰朽惜残年!

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?#36947;?#20851;马不前。

知汝?#29420;?#24212;有意,好收吾骨?#35859;?#36793;。

这首诗我常读之,每每读到“云横秦岭家何在?雪?#36947;?#20851;马不前”这一句时,总会不自觉的闭上眼睛,去想——大雪?#36861;桑?#38889;愈立马蓝关。他回望长安,心头愁绪万千?#36745;?#30522;远方,前路生死漫漫。

韩愈以文入诗,文章宏博,犹如该诗,境界宽阔。

被贬又如何?韩愈还是一腔热血。

任职之后,见有鳄鱼行凶,危害百姓,韩愈又作?#37117;丽?#25991;》,一句“鳄鱼其不可与刺史杂处此土也!”更?#23391;?#20854;出去鳄鱼之患的信心。

也许韩愈真是文曲星再世,文章动天,鳄鱼竟然从此远去,百姓更是欢呼,以为神也。

为民请命,知其不可为而为之,生死置之度外,这就是韩愈,你说他牛不牛?!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(六)后记

世人常言三不朽,太上立德,其次立功,最下立言。

韩愈正师道弘儒学,为百代之师,可谓功德无量;韩愈自动请缨,一介书生,独闯敌营,评定叛乱,可谓立功;韩愈文章千?#29275;?#33267;情至性,可谓立言。

宋人张载有言,圣人者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?#21497;?#23398;,为万世开太?#20581;薄?#33021;当此赞誉者,中华民族历史上亦?#36824;?#25968;人,但韩愈必在其?#23567;?/p>

韩愈字退之,可他在百姓利益、国家利益面前何曾退过?#31354;?#23601;是唐代第一牛人的境界与风格!

呜呼,大丈夫,当如是。是为记。

(2019年5月8日于?#26412;?/p>

唐代第一大牛人韩愈:一介书生独闯敌营,为万民以命相搏

  • 龙的财富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