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碧風輕云淡 / 家庭教育 / 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...

0 0

   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

2019-04-22  水碧風輕...

2019年,第一批80后,已經39歲了。第一批90后,也即將步入而立之年。

80后誕生于中國社會全新的節點。1978年改革開放后,和他們的身高一起增長的,是身邊的像春筍一樣竄起來的房子和經濟。而90后,更隨著互聯網科技革命,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價值觀刷新:要不要結婚、過年不回家、要不要安穩的工作、成為網上持續爭論的話題。

“標新立異” 、“叛逆”、“自私”,這是曾經貼在他們身上的標簽。但我們不得不承認:在一些90后坦言“我還是個孩子”的時候,另一些同齡人已為人父母。從年齡結構上,他們已不再是小屁孩,而開始定義著“新·中國式父母“。

獨身子女、經濟發展、科技革新,這些都決定著80、90后與上一代父母迥然不同但育兒方式。

《數字時代的中國孩童白皮書——泛八零后育兒觀》中,總結了80后的育兒觀中的矛盾心理:既希望孩子輕松成長,又雄心勃勃追趕各種育兒KPI。

看理想采訪了6位來自不同地點、不同職業的80、90后父母。我們問了他們很多問題,比如如何看待曬娃、隔代撫養、會不會給孩子報早教班、甚至 “孩子出柜了,你會怎么做”。

矛盾、進步、迷茫、糾結,一副「新·中國式父母」的圖景向我們緩緩展開。

受訪者:

@熊貓 80后媽媽,兒子3歲,坐標香港,銀行職員

@棉爸 80后爸爸,兒子10歲,坐標澳洲,媒體人

@列文 85后爸爸,兒子2歲,坐標黑龍江,國企職員

@莎莎 90后媽媽,兒子剛出生,坐標北京,主編

@無名 90后爸爸,女兒1個月,坐標河南,離職在家

@曹老師 90后媽媽,女兒8個月,坐標湖北,培訓機構老師

1. 進步

「民主」的背后,是主動放棄權力關系

在篩選出6位受訪者前,我們面向讀者做了近100份的調查問卷。

雖然讀者的年齡、性別、所在城市都不相同,但從「育兒觀念」一欄,卻能瞥見極大的共性: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來自問卷「育兒觀念」一欄的部分截圖

自由、平等、尊重、快樂,成為80、90后育兒理念的關鍵詞。

而在上一代的育兒理念中,以上概念可能是陌生的。我們常聽到,父母希望孩子擁有的品質是“懂事”、“乖”、“聽話”、“孝順”。

武志紅曾在《巨嬰國》一書中道破“中國式父母”教育觀的殘酷:

孝——上“老”,下“子”,是孩“子”承載著“老”人;更殘酷一點,是砍孩“子”一刀,再埋入土里。

順——即孩子“順”老人意,代表著孩子的真正自我的犧牲。

看似夸獎的詞,背后是成人世界的冰冷的權力關系。

來自大慶,85后爸爸@列文 是一名國企員工,兒子今年2歲半,他對所謂的孝道、感恩很是排斥——

“前些年教育中非常風行宣揚「感恩」,我聽著就非常刺耳,什么叫「感恩」呢,弦外音就是要你滿足現狀,把你自由靈魂中的那些憤怒和不滿壓抑下去。這種「感恩」完全是要你向家庭、學校和社會中的權威感恩。”

聊到作為父親的期望,@列文 的態度很明確,他“不望子成龍”:“人的一生是很短暫的,每一天都不會再來的,我不希望用他童年的快樂去換以后的成就,至于他自己想做成什么事,那是他的決定,我會幫助他。”

他選擇把屬于“父親”的那份權力扔掉。而這在他的童年里,是未曾出現的:初三時的一個下午,父親在吃飯時“霸占”了他一直坐的座位,給他留下了不小的陰影——

“我說我想坐那個位置,他的回答很干脆也很堅決,‘不行’,我說我喜歡那個位置還不行么,回答還是一樣,‘不行’。這是我成長中黑色的一刻,我收到了壓迫和侵犯,我的喜愛被毫無道理的剝奪了。”

來自父母的威權,是大多數80、90后一代都親身經歷的。而如今將它放手丟掉,是因為自己曾深受其苦,不愿在下一代的身上重蹈覆轍。

在香港銀行工作,80后媽媽@熊貓 的育兒方式民主到「佛系」的地步:“我希望無為而治,培養一個自由而無用的獨立人格。”

在被問道“如果今后孩子告訴你,自己不結婚,或者喜歡同性,會怎么做?” 她灑脫一笑:“關我什么事,哈哈。”

“我懷孕的時候,有時看到路上一些不符合我審美的人和事就會想,如果有一天我家小孩這樣怎么辦啊,焦慮一會兒,就釋然了。所以呢,只要他是認真思考過決定的,而非人云亦云,那完全支持。”

和大多數人一樣,她的父母也有著傳統的價值觀,吃飽穿暖不生病,長大了就好好讀書,“其實我們就是這樣長大的,所以深知其短。”

Papi醬在微博上發過一個視頻,獲得了無數“年輕人”的贊同:不希望聽到父母說的“為了你而xxx”。因為這樣的愛夾帶著沉重的負擔和虧欠,而他們更想輕裝上陣。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因不想被虧欠,亦不愿別人對自己有所虧欠。在原生家庭里曾感到的壓迫和痛苦,通過反思,80、90后父母們形成了新的育兒觀。一切民主、理解、開放的根源,是同理心。

在上一代的父母眼里,這樣民主、寬松教育方式往往被認為“沒有規矩”、“不成體統”。而這樣弱規矩,重民主的“佛系育兒”背后,體現出新中國式父母們的一種謙卑,一種不以年齡、輩分作為衡量權力關系的平等觀。

在這樣的親子關系里,孩子不再是自己的“父母的作品”、甚至也不是“父母的希望”:我們彼此都是獨立的個體,因緣分而相聚,你開心就好。

新·中國父母快樂和成就感的來源,不再僅局限于長輩對小輩的權力,而是學會從相對平等的交流中找到快樂。比起傳統的“要聽話”,一種更加平等的親子關系正在形成。

2. 和解

隔代養育:既然無可避免,那就樂觀對待

在中國,隔代養育的現象非常普遍。《新聞晨報》調查顯示,在上海,88%的家庭都有隔代養育的經歷。80、90后正處事業發展的重要時段,面臨著加班、升職、加薪的壓力。月嫂太貴,外人也不放心,于是,求助父母,成了“夾心一代”成了無可奈何的權宜之計。

而父母的到來,讓80后父母不得不直面困境:“爺爺奶奶帶娃”,常出現溺愛孩子、育兒方式不科學等問題,一度激發家庭矛盾。

表面是育兒方式的分歧,背后是代際關系間的暗流涌動:在父母面前,自己是孩子;而在孩子面前,自己是父母。三代人共處一個屋檐下,權力關系變得微妙而復雜。當對老人們的教育方式感到不滿時,如何委婉地提出、不傷感情地交流,又成了一個難題。

“兩代人的教育理念不同。我認為小朋友不愿意吃飯就不吃,餓兩頓就好了” @熊貓 說,“可是孩子的外婆總覺得,少吃一勺就會長不高。”

80后的@綿爸 是朋友心中的育兒專家,擁有自己的育兒公眾號(@棉爸的理想國)。他這樣理解隔代撫養,一定要明確,是“請外公外婆來幫忙”,而不是“交給他們撫養”。家庭的主體,一定得是核心的三口之家。

不過,即使矛盾不可避免,最后大家也在以不同的方式,和自己的父母進行和解——

@熊貓 說,“必須對父母犧牲自己的退休生活幫我帶孩子致以敬意,既然享受了這樣安排帶來的便捷和舒適,就必須忍受同時帶來的問題。“

@棉爸 說,“意見不和的時候會吵架,不過吵完也就好了。隔代養育不一定是壞事,也是自己和老人們難得的相處機會。”

90后母親 @莎莎 也學會了樂觀看待,“可以教孩子如何尊重老人、喜歡老人”,“這個我覺得也是很必要,很多年輕人不喜歡老人,也不想變老。”

隔代養育,是忙碌的新父母們共同面臨的境遇,而一些家庭,已漸漸學會從矛盾里找到出口。即使它也許不是最完美的選項,但就像很多事情一樣,個體最終獲得的「圓滿」未必建立在符合社會標準的「完美」上。

3. 崩潰

不再“為母則剛”,偶爾崩潰不可恥

長久以來,中國的「母親」形象被華麗的大詞所包裹:偉大、奉獻、含辛茹苦。她們是“去個性化”的,除去母親之外的角色,關于她們人生的描繪幾乎為零。

社會宣揚著“為母則剛”的偉大,仿佛成為母親之后,一夜間就從柔弱的少女,變成了一個堅不可摧的人。

事實上,這種描繪是脫離現實的。據2014年11月刊的《中國婦產科臨床雜志》指出,15%的中國女性被確診為產后抑郁,85%的女性都經歷過產后的抑郁情緒。「產后抑郁」這一話題,未曾在中國受到重視,原因之一,就包括中國“神化母親”的傳統——

生育責任和女性身份緊緊捆綁,人們認為她們“天生就該擅長”,有的更是將它美化和神化,造出如下句子:“聽說神不能無處不在,所以,創造了媽媽……”

這種話語相當危險,她讓每一位母親在受到過大的壓力時,無法合理釋放,而是反過來埋怨自己:“我怎么這么沒用”。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慶幸的是,在我們的訪談中,看到的是這種形象的瓦解。媽媽們紛紛承認,壓力很大,有時會崩潰大哭。

90后媽媽 @莎莎 說,生完孩子后,情緒崩潰的時刻簡直數不過來。即使很小的一件事,也可能成為崩潰的導火索:“近一次崩潰是老公搶了我的被子,白天曬過的非常暖和的被子,他二話沒說自己拿去蓋了,我一下就崩潰了,覺得他怎么這么自私。”

來自湖北的90后女孩 @曹老師 是一名教育機構的負責人,因丈夫在外地讀研究生,帶娃及經濟的壓力長期都壓在她身上。“他家的事,我家的事,寶寶的事,我工作上的事情”,“孩子四個月前我每天情緒都不是很好,每天處理的事情太多,壓力很大。”

如今80、90后的新媽媽們,主動把“母親”的角色拉下神壇。比起學習分身術,變成“work-life balance”的女超人,女性越來越直面自己的困境和脆弱,而不再以“因為你是母親,所以你要xxx”的原則來要求自己。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《中國家長教育焦慮指數調查報告》

身在忙碌的香港,@熊貓 深諳女性身份與事業間的矛盾:“坦白說,對女性是不公平對的。” 她曾有份輕松的工作,可是“即使這樣,還總因為偶爾晚回家覺得少陪了小朋友一會兒而內疚。”

相比于上一代強調的犧牲和奉獻,對于個人主義萌生的80后來說,如何平衡「自我」和「母親」的角色,成了新媽媽們關注的話題。@熊貓 最終找到了她的平衡,她換了一份更忙、更有發展前景的工作,“因為我明白了我愛他這件事并不因為少陪一會兒改變,我需要做的是如何更全心全意的在有限的時間里陪伴他。”

發脾氣也好,崩潰也好,意識到困境的來源后,就是改變的開始。更加清醒、客觀地面對自己的處境,這不是“母親的退化”,而是社會的進步。只有正視母親面臨的困境,更優化的家庭和社會分工方式才會到來。

4. 焦慮

我連自己的人生都沒搞懂,又如何指導Ta的人生?

30多歲,并非一個看破一切的年紀。他們剛在社會上立足,有了一些經驗,但又并不是太多。成為家長的一瞬間,是逼著自己長大的時刻。

“他問我,媽媽,我從哪里來。” 面對3歲兒子的問題,@熊貓 不得不去重新審視和思考她的人生。

在成人世界里,大人們依靠消費、享樂、喝醉而獲得的種種逃避生活的可能,在天真的孩子的疑問面前,瞬間崩塌。你必須剝開一切,直面最赤裸的真實。

而小孩問出的問題,往往是要用一輩子去回答的——“我從哪里來”、“人為什么會死,死后我們會怎么樣。”

“我們在回答他們形形色色的問題時,也是在問自己。” @熊貓 接著說,“最大的迷茫可能就是我開始反思自己的人生,發現自己內心世界的基石是缺失的,或者說是碎片化的,所以在我連自己都弄不懂人生時,何以指導他的人生呢?”

我們這一代人,多少都聽過“你是垃圾桶撿來的”這樣的回答。而普遍受過教育的80、90后們,對「教育」一詞開始有了敬畏與謹慎,他們不再滿足于敷衍和糊弄,而是思考如何更妥當地和孩子交流。于是,孩子的到來,逼著父母進行了一場重新審視自己人生觀、價值觀的測驗。

這種迷茫和焦慮,將隨著小孩年齡的增長滲透到各個方面。補習班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。無處不在的“別讓你的孩子,輸在起跑線上”口號,讓初為父母的家長們無法不為所動。

身為獨生子女一代,80、90后從小背起了家族的期待。他們親身經歷了競爭的殘酷滋味,沒有人們比他們更明白奮斗、努力、競爭的意義。

《中國家長教育焦慮指數調查報告》指出 ,80后父母焦慮指數達68%,高于70后父母。消費主義帶來便捷的同時,也使80后父母增添了屬于新時代的煩惱:需要參加早教嗎?該讓孩子玩多久的手機?線上興趣班/補習班要參加嗎?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如果說上一輩的家長們,焦慮的范圍僅局限在成績、工作、婚姻等主流價值觀上,新·中國父母們面對的焦慮,則隨著評判標準的多元,放大到生活的方方面面:早教班開發智力,興趣班提高審美,口才班提高交流能力,游泳課強身健體……在任何技能都能被商家包裝成“班”的時代,每一個環節都生怕被落下。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若上一代父母的養娃宗旨僅是“拉扯長大”,新·父母們所面對的任務則是2.0的升級版本。面對消費主義的侵襲,父母若是沒有堅定明確的認知,便容易陷入焦慮和迷茫之中。

可以說,如何與自我作戰,與消費主義作戰,是新·中國父母們即將面臨的問題。

5. 共生

從“孩子是我的作品”,到“和孩子共同成長“

而迷茫過后,是另一種新生:和孩子共同成長。

我們的教育總在強調父母的「偉大」和「無所不能」,卻常常忽視,他們亦是第一次當父母。居住在澳洲的@棉爸 感嘆,30-50歲才是人生真正的成長期。“在這幾十年里,你會經歷人生中的各種巨變:婚姻、孩子、父母老去、經濟壓力。”

80/90后父母:我還沒搞懂自己的人生,憑什么左右孩子的

孩子的誕生,像人生中忽然出現的鏡子。它逼著你審視自己的一生,同時,也給你新的視角,讓你注意到從未到的地方。

@棉爸 和我描述了一個畫面,有一天盯著孩子的睡眼,周圍像按下了靜音鍵般,一切噪音消失。“那不就是神跡嗎?”,“孩子天生的平和,那個能量場是會感染你,如宇宙和諧的韻律。”

剛當上爸爸的@無名 上個月剛迎來了孩子的誕生。作為90后,他擁有了同齡人難有的體驗——對于另一個生命的責任。“因為孩子母體內缺氧,48小時后就進行了磁共振檢查,當我抱著她進去,聽著機器嗡嗡的聲音,心都要碎了,她才那么小一點,恨不得所有的苦痛都能替她承擔。”

來自大慶的85后@列文 說:“我高中時父親車禍成了類似植物狀態,從那以后我一直覺得我的人生殘缺了,好像后面的人生只是之前那個擁有健全家庭的人生的殘留。直到兒子誕生,我覺得我人生的基礎又一次完整了。他的誕生給了我一種新生感。”

和上一輩父母「領導式」的權力關系不同,新·中國父母們對孩子的方式,帶著好奇、欣賞、謙卑。他們不再控制孩子,而是學會從孩子身上吸取經驗和能量。孩子的誕生,對他們來說,亦是重新成長一次的體驗。

前段時間,網友對于“是否要讓孩子讀《海的女兒》”產生了熱議,除去關于文本本身“正確性”的討論,一些父母提出了這樣的觀點:孩子會對同一個文本,會產生與大人截然不同的思考。

可以看出,與傳統教育不同的是,新·父母們正在弱化對孩子的「觀念輸出」的職能,不再把他們當作自己的作品。父母們所承擔的角色,從孩子們的老師,逐漸過渡成一位提供愛和引導的陪伴者。

正如90后母親@莎莎 所說:“作為父母家庭,能幫到孩子的是給他們愛,讓他們知道自己活著有意義,長大了也會去尋找意義。”

一個時代的群體常被賦予許多標簽,而隨著時代的更迭,標簽也發生了變化。從“叛逆一代”到“新手爹媽”,80、90后扭轉著的不僅是自身的標簽,更是「中國式父母」的定義。

有民主和自由,但也有焦慮和迷茫。身為傳統教育的親歷者,新父母們清楚地明白自己不要什么,但至于自己要什么,也許還需要更多時間的沉淀。

我們交給時間。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戶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龙的财富APP下载
    188比分直播手机版直 足球体育彩票比分 股票市场行情大盘指 河南紫幻麻将2019最新安卓版 分分11选五app 最新版 99833皇冠比分(旧版) 足球宝贝 斗牛游戏棋牌 极速11选5平台 建行股票行情 湖北11选5前三走势图 九天棋牌游戏? 极速十一选五助手 东北期货配资 多乐彩下载 上海天天彩4开奖结